氓之吃吃

修炼归来
魔道黑了解一下
文笔依旧烂
最近吃bg
坑品极差
钟爱沙雕拉郎配
李夫人,聂家主母
冠位沙雕master

他走的一点都不痛苦

他死于心梗

那天躺下,他就再也没起来


就像大伯,就像大姨姥那样

他死在考研前的一个月

他和他老姨闹矛盾的第三天

他陪他表妹打游戏的第二天晚上


他死在了唐山的小出租屋里

他的室友发现他时,几乎没有温度了

他是回到家才火化的

因为那几垃圾而且一点事都不管的亲戚

他那么胖,却塞在了那个白色的骨灰盒里


二姨想抱一抱她的儿子,但二姨夫却不撒手

让我再抱一抱他吧,我好久都没有抱过他了

那个大大咧咧的老农民

冲着他儿子的坟墓磕了十个响头


他死了

睡在灵山陵园


可我

甚至不知道他的墓地在哪


他是谁?

我哥

我的表哥

那个在大年夜,我被我妈训斥到哭,然后被关进储藏间

能够偷偷把我带出去放烟花

陪我打游戏的

在表姐沉迷电视剧时陪我说说话

在这个大家庭里除了父母以外唯一对我好的表哥


可我,甚至不知道他死后葬在那里

只知道他在灵山陵园长眠

仅此而已


海原夫人其人其事

我,死尸型鸽手,竟然在一个月之内又更新了
第二章大修版

给自己鼓掌👏👏👏👏

御狐神  藻前=玉藻前

御狐神(?)雪刃=雪童子

源  安纲=鬼切

        海原烟盯着面前的男人,沉默不语。

        风沢连率先将沉默打破,他拿出了一个钥匙扣,那是海原烟亲手给荒编织的。“荒他......确实是死了。”

       一切都不必再说下去了,海原烟紧紧盯着钥匙扣,她想歇斯底里的尖叫,但一切的一切都哽在了喉咙里,她仿佛失语了一样。就那么傻呆呆的站着不动。旁边的风沢连在第五次呼唤她的名字时,才把她拽回魂。

        像是伤口发炎化脓了的时候又跌倒,伤口正好碰到地面,那种窒息的疼痛感让海原烟下意识抗拒,她的脑子甚至变得昏昏沉沉的,这比刚刚知道荒死了的消息更加让人痛心。这是绝望的感觉。

        “事情并非没有转机。”[风沢连]看着失魂落魄的女人,抛出了糖衣炮弹。

        “海原夫人知道[龙首之玉]这个项目吧?”风度翩翩的男人提起了旧事。是啊,正是因为[龙首之玉]她才认识的荒,才领养的夜子。但她从始至终只知道[龙首之玉]是一项有关生命工程的科研,其他的事情,即便她去问荒,也会被回避。就像故意隐瞒一样。

        后来望月老爷子也就是[龙首之玉]的牵头人,夜子的爷爷离奇去世,她和荒领养了夜子,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她也就淡忘了。

       “龙首之玉的最终目的,是让死人复活。”

       毒蛇的禁果递给了夏娃,而夏娃,则选择了毫不犹豫的接过。

      “风沢连,直说吧。”风沢连看到了海原烟眼中复燃的死灰,他点了点头,打了个出门的手势

        “御狐神......”

        海原烟皱了皱眉头,这个男人,不管是当家的还是少主,她一个都不想招惹。但事已至此,没有办法。她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那么就可以麻烦风沢先生引荐了。”

        风沢连微微一笑,一抬手便有一男一女两个侍从出现,带着海原烟下了楼。

三。预告

场景一

御狐神藻前站在一个巨大的玻璃缸前,淡蓝色的液体里,有一个女人与两个孩子。玉藻前不禁伸出手指,可只是碰到了冰冷的玻璃。他楞楞的笑了,口中一直喃喃的说着:“快了,当[药引]成熟之后,到[龙首之玉]启动的时候,咱们就又能见面了.....”

场景二

海原荒浸泡在营养液中,旁边是穿着白大褂的风沢连。风沢连正在记录着他的数据,忽然他摸了摸那只残疾的眼睛。

还是很痛啊......

这时,门突然开了,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男人走了进来,唯一不同的是,他的眼睛是完好的。

四目相对竹内生撕下了面具,摘下了假发“海原烟已经去了。”他冷冷的丢下这句话,转身欲走。

“等等,竹内,不望月少爷。”风沢连叫停了对方,走过去递给他一份继承证明“你可以去把你的亲妹妹接回家团聚了。我说的是你的亲妹妹,望月夜子。”

记个脑洞

玉藻前×八百比丘尼(??)

         在八百比丘尼刚刚成为巫女的时候,她的第一件巫女服是自己纺织缝补出来的。

         后来她的名气越来越大,阶位也越来越高,身上的衣服也就越来越华贵。但本来那件普通的衣服,却被她用灵力封好,一直藏在箱子里。

         那件衣服,带着她还是[普通人]的快乐,沉睡在木箱中。

         后来,她遇到了安倍晴明,并且和他成为伙伴。在一天深夜,安倍晴明召唤出了那个大妖,玉藻前。

         八百比丘尼见过许多大妖,也听说过玉藻前的各种传说。但她的目光在大妖胸前的小鼓和目光深处的悲伤中徘徊。玉藻前,仿佛有着令人唏嘘的回忆呢。不老的巫女如是想。

         再后来,一次庆典上,清酒污染了八百比丘尼的衣服,她取出了木箱中沉睡百年的衣服,因为灵力的庇护,依旧光鲜如初。

         玉藻前看着庭院樱花树下的巫女,恍惚间,他看到了自己的妻子,那个拯救了他,却又“抛弃”了他的女人。

        “玉藻前先生?”八百比丘尼走到了玉藻前面前,叫醒了还在沉思的大妖。

        四目相对,目光如炬。玉藻前看着面前宁静安详的巫女,不经意间微微一笑

        


kaiserin* is the assassinator**(秦荆向)

我,回来更新了

真不容易


四。

       “好了,这个是用于通讯的软件,我给你下载好了。”荆轲正说着,一个绿色的app软件已经端端正正的出现在了嬴政的手机主屏上。

       荆轲熟练的打开软件,接着给她的“敌人”解释

       “这个软件是用来联络的,你可以通过这个按钮去加别人的好友,这样你就能随时和那个人聊天。”荆轲的指了指右上角的添加键,顺手帮嬴政加上了几个常用的联系人。

        “这是御主,这是玛修........你看,这里是可以设置备注的,我都给你弄好了,有不会的再来问吧。”荆轲在给这位大爷都弄好了以后便马上下达了逐客令,一直不说话的嬴政也没表示什么,只是淡淡的冲她道了谢,便出去了。

        荆轲看着被关上的门,又缩回被窝。她太累了,需要好好休息一下。可无意间,她看到了床头那小束兰花,没来由的。她坐了起来,然后找了一个空花盆,灌好水后将花朵插了进去

        [花毕竟是无罪的]荆轲如是给自己洗脑。

   




         没人知道,嬴政前脚刚出荆轲房间,后脚他就把荆轲设为了置顶。

         仙人皇帝其实早就知道了这手机到底该怎么用,可他还是选择“谦卑”的去询问他的敌人。

         每次看到这个女人都能让嬴政高兴好长时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总之,给自己的生活添些色彩总是没错的选择。

        他看着那个被置顶了的联系人,不禁笑了起来。那个像幽兰一样的女人,桀骜而且冷清。这总让他想起年少时遇见的扶苏的生母,那个温婉清丽的楚地女人。虽然有着不同的外貌与性格,但都是一样的令人欢喜。

         心情不错的皇帝正在回房的路上,忽然碰见了正在散步的达芬奇

         “秦始皇陛下,您的心情很好啊。”

         “确实,汝的花也非常不错。”

         “陛下能够喜欢那就太好了。对了,明天晚上有一个酒会,皇帝陛下可否赏个脸,与民同乐呢?”

         仙人皇帝点了点头。毕竟他刚来迦勒底不久,多认识一些人也不是坏事。

         “求之不得。”

         迦勒底的头号大奸商看着这位新来的皇帝的背影,不禁掩唇一笑

         [但愿他不会被荆轲小姐醉倒的样子吓到吧。]


[yys×fgo]不期而遇(双赖光)

震惊,我竟然日更了

给自己鼓掌👏👏👏👏👏👏👏

可能不(还是)会鸽

bb完了。

 
 

第二场     你也是赖光(下)

        “你是谁?”大生疑窦的源赖光皱起眉头,他看见了赖光腰上佩戴的两把源氏重宝,可在他想要再次质问前,女武士抢先开了腔

        “我是来给源大人出谋划策的。”赖光关上了门,无视一旁窃窃私语的重家臣,径直走到源赖光面前。因为习武的缘故,她的气场不必座上的源赖光弱,甚至要更强一些。

        源赖光啧了一声,站了起来与对方平视“凭什么?为什么?”

        “就凭我可以预知未来。要去讨伐大江山的源大人。”赖光突然庆幸在迦勒底时经常被立香拉去念一些奇奇怪怪的(女尊)话本,至少她现在这种“故弄玄虚”的本事可以使用一下,或许对她下一步的计划起推动作用。

        源赖光紧紧盯着这个女人,想要找出破绽的他却一无所获。源赖光打了个手势,坐下的家臣们就很识趣的走了,最后还不忘把门关上。

        “你是我。”源赖光突兀的一句话倒是让赖光一愣,她刚想狡辩几句,不想对方又说“太像了,你和我。在刚刚对视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一种共鸣,你靠我越近越强烈。不过我在想,为什么[我]会以女人的姿态出现,这确实令我惊讶。”源赖光娓娓道来,女武士倒也笑了,既然已经被发现,倒不如承认了的好。她点了点头

         “你猜的没错,源赖光。我也是源赖光。”




 
 

           正在正厅的两人不知道,这些家臣一出门就遇到了老管家顺便还八卦了一下,以至于全京都在半天之内就传开了[源大人的情人带着儿子去找源大人]的凄美爱情故事。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先更新这么多,刚刚下课,太困了(趴)

 

(yys×fgo)不期而遇

双赖光注意

源赖光(yys)×源赖光(fgo)

水仙(?)

女体的赖光妈妈为了防止重复称为“赖光”

枪阶奶光,骑阶金时(Lily)

我觉得我不能再挖坑了,我快还不上了(你想过还?)

私设两个世界观的人攻击无效,同一世界观的人攻击伤害翻倍

第一场   意外回溯

         “今天的任务完成了呢,master。”身材丰满的紫发女人笑眯眯的看着不远处的女孩,对方兴冲冲的抱来了一件衣服

        “赖光酱,今天是大晦日啊,快换上这件衣服,玉藻前小姐已经准备祭典了,咱们快走吧!”说罢藤丸立香将手中的和服递给了女人。棉绸的紫色和服,领口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源氏族徽,上面或绣或画的花纹都是她喜欢的。旁边的女孩子还在喋喋不休的比划着“赖光酱这个可是金时送给你的礼物哦,他当时托我帮他刺绣的时候我还吓一跳呢!看你这么喜欢那真是太好啦!” 

         “啊,金时和master可真是妈妈的好孩子啊。”女武士满面春风,轻轻的抚摸立香的头顶,满眼都是感动。

         因为只穿着泳衣的缘故,新和服直接穿上就好,在帮赖光小姐整理好腰带后,身后传来了罗曼的声音“立香,准备好了吗?要回去了。”熟悉的声音,透露着慵懒。橙发女孩点点头

         “罗曼医生,你又在偷懒看魔法☆梅莉的直播吧?”

         “才没有!梅莉酱昨天说她今天不会直播的”

         “哦?可医生昨天明明跟我说根本就没有看梅莉的直播啊?”

         “!!!啊,立香你套路我!”

         源赖光含笑的看着面前正在贫嘴的两个人,掩唇笑了出来。

         真是有精神啊。

         两个人刚刚回到迦勒底的时候,祭典已经开始了。站在门口迎接两人的金时连忙引着她们向祭典现场走去,可就在金时与源赖光踏入迦勒底室内的一瞬间,一阵刺眼的白光闪过,立香下意识的紧闭双眼,可当她缓过神再睁开双目时,两个人已经消失了。

         “马修!医生!出大事了!!”

       

      「这是......哪?」

        刚刚醒来的女武士扶着还有些疼痛的脑袋坐了起来,一眼就发现了一旁昏迷不醒的金时。她有些费力的起了身。幸好,髭切和蜘蛛切*都在。

        等等......

        美丽的女武士惊讶的睁大了双眼。她的金时,竟然变回了小孩的模样!赖光思考着是不是金时的灵基出现了问题,而在她把自己的宝贝“儿子”抱起来时,意外的发现金时现在浑身发热,显然是发烧了。

        赖光头一次庆幸自己是枪阶的,不然要照狂阶那个快丧失理智的性格,恐怕现在都要发上脾气了。她撑着还有些乏力的身子,紧紧的抱着这个最多六岁的男孩,一步一步走出了那里。

        至少,先要把金时的病治好啊。她暗暗想着,慢慢的走到了街上。

        经过打听,赖光才知道现在是平安时期,那可真是凑巧。赖光这么想着,脑中推算着时间,正是自己要去讨伐大江山的那年。她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可真是令人惊讶,不过幸好她还可以投靠源家。美丽的女性下意识的摸了摸髭切与蜘蛛切。

        毕竟她有源氏重宝作为凭证。自然可以出入源家。

       赖光抱着她的“儿子”,凭着记忆中的路线向着源家走去。怀里的金时每轻哼一声,她的眉头就锁紧一分。女人不时的摸着男孩的体温,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源氏的府邸依旧辉煌如初,她轻车熟路的来到大门前,在侍卫拦下她前摘下了蜘蛛切。挡在他们面前。

        她的神情倨傲,气势宛如当年还是家主那样

       “我要见你们家主。”声音不大,却吓到了一旁的老管家。

       [那个女人......怎么会有源氏传家宝?!]老管家惊讶的睁大眼睛,来来回回的打量这个女人以及她怀中的孩子。

        难道......

        这位在源氏府邸工作了近五十年的管家老泪纵横。这个女子难道是赖光大人的情人吗?难怪赖光大人至今不娶,原来已经有了一位美女,甚至有了孩子!

        一直发愁源氏后继无人的老管家欣喜若狂,连忙推开门口的守卫,非常恭敬地将赖光请了进去。

        赖光心中有些疑惑,她一路所见,仿佛与自己生活的世界观并不相同。但是这老管家,确实和当时没有变化,不知道自己......难道是特异点吗?她暗暗的思考,在进屋前仍不忘对老管家轻声说

        “井上大人,可以先请大夫过来吗?我的儿子发烧了。”

        “好,好。”老管家痛快的答应下来。哈,连我的姓氏都了解了,果然是赖光大人钟爱之人啊。



第二场  你也是赖光?!

        赖光看着已经退烧了的金时,心中总算松了口气。她抬头看着满面春风的老管家,亲生说出来了自己的问题:“井上大人,你们家主今天不在家吗?”

        老管家摇了摇头“没有,家主在正厅,正在商议讨伐大江山鬼王的事情。”

        赖光点了点头,心中已经下定了马上去见“那个源赖光”的决心。

        从老管家的神情来看,显然是把她当做源赖光的情人了,那这里的源赖光一定是个男人。她要是暴露自己“源赖光”的身份,说不定会被认为是妖魔而被处死。她在这里似乎失去了所有力量,所以她要塑造一个新的形象,以保她和金时的性命。

         就比如.....能够预知未来的“神女”

         她这么想着,手里握紧了两把源氏重宝,趁着四下无人,大踏步的进了正厅。

         随着拉门被拉开的那一声响,正厅中的所有人都看向那个逆光而站的女人。坐在正位的源赖光刚想发作,却对上了赖光的视线。

        [为什么......这么熟悉?!]






*蜘蛛切就是膝切,到后面还会有和刀剑乱舞的联动(你写的到那里吗?)

海原夫人其人其事

现代AU

私设烟烟罗比荒大五岁,荒和食发鬼是同学

荒=海原 荒

烟烟罗=海原(鬼冢)  烟

辉夜姬=海原(望月)  夜子

食发鬼=鬼冢   实

万年竹=竹内   生

一目连=风沢   连(以后有新成员再补)

 

一。未亡人

        海原烟神情木然的送走了最后一批来悼念的客人,吩咐仆人今天不再见客后转身上了二楼。

        鬼冢实正坐在沙发上一声不响的抽着烟墙壁上的电视机正放映着今天例行播放的肥皂剧,烟云缭绕间,她的眼眶有些红了。

        “你要抽烟去烟台抽去,你不怕得肺病没事夜子可不行。”她的语气冰冷生硬,甚至有些嘶哑。被点到的男人也不敢造次,灰溜溜的跑到阳台上打开窗户,手中还剩一半的纸烟惊讶的砸在烟灰堆里。他昨天下午到他姐姐这里来,这里还是一片洁净。刚刚一天半,一般前来悼念他姐夫的人不会上二楼,那这些估计都是他姐姐一个人留下的。

        堆成小山的烟灰里,少说有七八个烟蒂。他看着屋子里颓唐的姐姐,这个鬼冢家的继承人第一次在追初恋以外的事情上开始犯难头疼。他在心底咒骂这个短命的姐夫,但一切都无济于事,两厢就这么沉默着,海原烟回了卧室。

        她的养女正乖巧的坐在椅子上看书。她刚刚推开门,刚刚上小学的女孩便跑了过来,小小的身体抱住了她,献宝似得递给她一个金质的铃铛。

        “妈妈!爸爸绝对没有事的!你看,铃铛没有响哦。”肉乎乎的小手努力摇晃金铃铛,却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她想起这是在夜子一岁生日那天她和海原荒一起去神社请来的铃铛,当时荒为了哄小女孩开心,就偷偷把里面的小球取了出来,告诉夜子这个铃铛不响就说明家人全部安康。

        她看着天真可爱的女儿,虽然不是己出,但确实非常惹人怜爱。海原烟苦笑一声,接过铃铛,抱起女儿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嗯,谢谢夜子,爸爸一定会回来的。”她强颜欢笑的哄着女儿,而手上的铃铛不知何时突然开了,她不经意的瞟了一眼,却惊讶的瞪大眼睛。

        铃铛中,赫然躺着一颗饱满圆润的黑珍珠。那就是说,刚才的铃铛,真的没有响!她被这么奇异的事情震惊到了,难道......难道........

        难道你真的还活着?

        她忽然想起了一个人,或许,他知道事情的全部真相。毕竟当时噩耗传来的时候就没有找到荒的“尸体”,鬼冢,不。海原烟确实在怀疑这件事情。知道今天她看到不响的铃铛,难道真的是他给的暗示吗?

        海原烟抱了抱夜子,匆匆换上衣服,下楼前不忘提醒了一句自家弟弟“谁来都不见,就说我生病了。”鬼冢实一脸茫然的看着飞奔出去的姐姐,总觉得中间肯定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鬼冢家的少主皱了皱眉,却没有一点头绪。

        姐姐这是.....怎么回事?

 

下节预告

        普通的公寓。

        海原烟坐着电梯到了二十楼。她轻轻敲了敲左手边最后那扇门,门没锁,轻轻一推便开了。

        不大的客厅收拾的干净清爽,茶几上放着一个笛子和红色发带,白色的衬衫散在沙发上,她皱了皱眉,今天是周六,按理说他应该在这里的。

        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在海原烟身后停下,她警惕的向后一看,竟然是失踪一年了的风沢连!

        “怎么是你!”海原烟异常惊讶

        “我只是来给你送个信。”对方睁开了完好如初的左眼“荒他....”

 

kaiserin* is the assassinator**(秦荆向)

主秦荆,女主盾

OOC有

短篇(???)

争取五章之内完成

        “荆轲小姐,荆轲小姐!”

        已经是下午两点,但南极的极夜并没有结束。天空中的星星仍在闪烁,藤丸立香隔着门轻轻叫醒了午睡的荆轲,并告诉她外面有人在等她。

        中午是个会让人犯困的时间点,荆轲以为是找她喝酒的燕青,便穿着睡衣打开了门,走廊里惨白的灯光刺的她睁不开眼睛,她眯了眯眼,刚刚看清楚门外人的轮廓,身体便越过大脑条件反射的关上了门。

        “嘭!”

       

        嬴政现在非常尴尬。

        他手里拿着一束兰花。今天是荆轲的生辰,虽说他今天上午才被召唤到迦勒底,但碰巧遇到了这个女人的生辰,或许是对她的印象太过深刻,嬴政很像和她聊一聊天,了解一下她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女人。

        为什么面对生死能够如此坦然?

        为什么明知前面是深渊还要跳下去?

        为了防止尴尬,他特意向燕青询问了荆轲的喜好,可冰天雪地中哪里会有兰花?即使在达芬奇那里,他花了三个圣晶石也只买到了一小束。

         但是......

         嬴政看着面前紧闭的房门,没有说话。倒是立香在一旁干笑两声

         “陛下,荆轲小姐可能是有刚刚睡醒,有点懵。”女孩笨拙的打着圆场,她旁边紫发的女孩拉了拉她的袖子,示意她不要再说了。

         毕竟不傻的人都能看出来荆轲的意思。

         避不见客。

         可就在三人要走的时候,门又打开了。

         换好衣服的荆轲站在门口,她头上那朵花有些要枯萎的样子。和现在有些颓唐的她很像。

        哈,毕竟荆轲小姐也是天天加班啊。

        “听说今日是你的生辰。荆轲。”嬴政抢先一步说出了目的“唔姆,汝之前说过会教朕使用手机,今日朕来赴约。”

        这回荆轲是真的震惊了。

        她看着面前的男人,最终还是艰难的点了点头。

        这始皇帝......怎么回事?

带我走吧,真的。

忽然想起我妈跟我说过的一句话

用沉默掩盖你的无知!